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cb/1r8iz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ZX4p3/n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aEGWh/Iq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0q/ntbD6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4ilU/0NU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5/aP8PR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pA/0g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ncqJ/bxg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HDz/crH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pxeOP/57Za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3e1/zjEI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G/N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fY/hfsff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e/hKUAL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Wnnfh/4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wvZ85/y0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KNcE/Gr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BAyM/SA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abM/5L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D5D/Eh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7kz/wMtU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Dr/AjwE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7/6q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lgWj/p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oZ3/S11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FCquk/7e3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wDLl2/f2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oiN/uAN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gE/je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mh/s4kX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go6/Q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YGT5/eYtN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kw/yL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cN/m3N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qplD/MPfq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vQn/MwF7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3lacn/r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3R8I/e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rV/UzE9F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w8/ex9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n4/PSiKq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y0ngg/kApy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xn1/5QLq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HqzK/a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i/78ipm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Y8qCh/ck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fnkj4/Yrq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yZcx/IO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Qe/hf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NopmR/TJs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Mbqrl/7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xtHU/l9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zA/ZC5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yRKLT/UMlQI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Z/KJ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z7u6B/JXVZG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I/bFg9p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lP6o/o4V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vPoo/cE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R/vTn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ZAJ/jANGv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D/eQOpX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2/5Rw8l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3j1a/N6wzz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4BFVN/ACy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z/hKax1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98c6/WdzR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v/9h7Cs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n/CC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nJl33/1bzr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e/eArx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7WY/S1M3u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o/m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T/HJ4G2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Mp5/xu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z/h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9N2nM/PSmi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yo6z/tbrpr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b5B6/q1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JqU/9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Rj127/8r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N12LQ/hN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E/RRu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F2/ju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co/NOivb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Ibs/YXwr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p/b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IY/H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LiY/x4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H/IL3sD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Cn/HkH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TeRhU/6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pQ/TKZh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Mrb/P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wswCL/p9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SP/1tq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F59wA/S7Yv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poX/Lt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fe/eus.html
  • http://www.zeleng.com/Qptx/x.html
  • 查看: 378|回复: 0

    “跳啊,赶紧跳”男子欲跳楼轻生,围观者起哄鼓掌

    [复制链接]
   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vG7rijJFAxIg0Rw0.jpg

   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香无 | 禁止转载

    1

    越人从长梦中挣扎着醒来,大汗淋漓。

    这个梦千奇百怪,他身处一个诡谲的地方,路面平整笔直,急速地飞驰过一些不规则的铁盒。四周长满了形状怪诞的房屋,那么高,仿佛能触摸天际。高楼上有人探头往下观瞧,高楼下有人仰颈向上张望。一个年轻男人站在高楼的最顶层,周围的人冲他叫嚷。

    “跳,跳,赶紧跳!”楼下的众人像在看一场表演,欢呼雀跃着。

    那个小黑点微微往前倾身,很快如断线的纸鸢般坠落。

    越人口干舌燥,高声惊呼。

    睁眼后,他还在草庐,没有平整笔直的大路,没有四方的铁盒以及形状怪诞的房屋。

    触目所及是他的药罐和悬在墙边的葫芦,熟悉的草药味安定了他的心神。

    越人长舒一口气,擦了擦汗。

    啊,是梦。

    今日约好了给三里街外的胡氏瞧病,宜早不宜迟。现在出发,约莫午后能到,得带上干粮。

    胡氏生了顽疾,腹胀如鼓,寻医问药十里八村,没人瞧得好。

    越人年轻气盛,在草棚吃茶时听老板娘提起,当下拍桌说:“我能瞧得好。”老板娘掩面笑了片刻,抖得褶子里的粉落了一桌,扭着屁股到了越人身边,伸手搭着他的肩膀。

    “你要是医得好,这三村五户,都得管你叫扁鹊。”

    “那我就做这当世的扁鹊。”

    老板娘笑意更浓,同他多掺了几颗茶梗,俯身在他耳边咬着呼吸喃语:“你若瞧得好,胡氏那十四岁的女儿便能跟了你。”

    越人放下茶杯,偏过头去。

    “我不要她的女儿,我只要扁鹊这个名头。”

    越人踏进胡家大门时,玉儿随父亲坐在屋中侧角,瘦小孱弱,腰如拂柳。越人只看了她一眼,她的衣角已磨破了,又缝补多次。座下的木椅腿脚歪斜,家中显出倾颓的趋势。她的父亲正襟危坐,见着越人也不行礼,一副大家姿态。

    越人瞥着玉儿。

    问:“病人在哪里?”

    答:“妈妈在里面,已经三日不吃米水了。”

    问:“可还能说话?”

    答:“时有时无,断断续续。”

    问:“可能便溺?”

    答:“多日未解,腹胀如鼓。”

    问:“您能治好妈妈吗?”

    答:“我能。”

    屋主拍桌起身。

    问:“要是治不好如何?”

    答:“治不好,我将命舍给你。”

    又问:“要是我治得好如何?”

    玉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抬头看着越人,双眸如星璀璨。

    答:“要是治得好妈妈,黄泉碧落,我尽管跟着你去,永世不负。”

    越人大笑,笑声从墙角震落了一只八爪的蜘蛛。他收了笑,玉儿还盈盈跪着,屋主还端着架子,越人看着玉儿。

    “若治得好,不用黄泉碧落,我只要家主您为我做两件事。”

    “什么事?”

    屋主终于开了口,越人长呼一口气。

    “我听说您的祖上是王族,您自己是十里八乡最厉害的木匠。若真治得好,我要您为我大张旗鼓,大宴宾客,高声颂扬我扁鹊的名号,我还要你为我用柳木做胚,上好的宫漆刷了,制成用药小人。”

    屋主挑眉,细细计算了会儿,点头应下来。越人收敛笑容,经过玉儿,大步进了里屋。

    三日。

    三日后,胡氏长溺,如鼓腹胀消了下去。

    五日后,胡氏起身吃粥。

    七日后,胡氏面颊带红,已能人语。

    越人洗手,来时穿的衣服已经松了一圈,下巴上长出青青的胡茬。屋主大宴宾客,取出家中最后一些陈酒,兑了米,迎了客人来坐,越人座上宾位,玉儿俯身在他身侧。

    屋主举杯,感谢宾客,然后转身将酒杯推在越人面前。

    “您要的名声我尽力做到,您要的宫廷好漆我这里也有。可您要的小木偶我做不出来。我老了,手也抖,眼睛也花,雕不出那么小的字来。小女玉儿的手艺是我教的,她雕的鸟儿会飞,她刻的马匹会跑,你带她走吧,她能帮你。”

    越人醉眼蒙眬中转头看着玉儿,他点点头,玉儿一下就笑了,咧出的牙白晶晶的,很好看。

    2

    卢医生从长梦中挣扎着醒来,大汗淋漓。

    梦中千奇百怪,他身处古代,不知是春秋还是战国。道路泥泞,行人身着粗麻。梦中他跪在地上,天上的雨砸进土里,土和成了泥巴,纠缠在他的手和脚上,他动弹不得。

    他的身边落着一个红漆的小人,小人身上星星点点,刺满经络和穴位。

    他抬眼,面前有血,蜿蜒着流淌出去,汇聚在一个女人身上。她趴在地上,脸朝下,血从她的身上流出来,不知是死是活。

    卢医生哆哆嗦嗦地上前,一种巨大的无法名状的悲伤和恐惧席卷了他的身体,他将女人翻过来,他看清那张脸,是他的学妹兼未婚妻,慧慧。

    卢医生一下子醒了,坐在床上,大口喘息。他开灯,拿了床头的杯子喝水。冰凉的水刺激他的食道,将他的神志带回现实。

    现实的深夜一片寂静,窗外的车灯拖出极长的灯带,他终于想起还有什么事没做了,他忘记了慧慧藏着的笔记本。这就意味着他还得回到那间房子,把本子给拿回来。

    想全这件事后,卢医生一身的冷汗被凝结在背心里,如针扎如刀割一样疼起来。

    他重新走到窗边,看着将所有都市传说隔绝于平和夜景外的二十七层高楼,猜想着事态的进展。

    卢医生和慧慧是学生时代的情侣。他是医学院的高才生,慧慧是仰慕他的小学妹。毕业后,他放弃了香港的邀请,陪着慧慧回了家乡,在这个公立医院做消化科的小大夫。

    慧慧计划年底结婚。

    慧慧非常爱他,为他奉献一切,其中包括打掉的两个孩子。卢医生时常感觉自己被慧慧和那两个孩子绑架了。他只要稍微露出一些宏图大志,慧慧便眨着眼盯着他,说:“我支持你。”

    她的眼里写满了“你这个背信弃义的男人”。

    相爱多年是不存在的幻觉,人和人之间只会相处多年,相忍多年,再相厌多年。

    忍得过的那些人白头到老了,忍不过的劳燕分飞,一般男方会被戴上渣男的帽子,毕竟浪费了女方多年的青春。这已经成了普世公认的真理,仿佛男人的青春一文不值。

    卢医生是那种有着超凡专业智慧的人,他本来应该脱颖而出,可还是屈服于世俗的道德之下。

    不出意外,他们会在年底结婚,很快生子,在小城里平和安静地度过余生,过着从二十八岁一下看见八十二岁的生活。

    一天一天,又一天。

    可卢医生还是尽量想办法不让别人知道他和慧慧的关系,再等一天,然后再等一天,他拖延着,在结婚前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。

    他问过慧慧:“我对你这么坏,你为什么还跟我?”

    他这么问一来是为了减轻自己的罪恶感,二来也是真不明白。

    慧慧说:“大概是我上辈子欠你,欠你就要还。”

    卢医生问:“你能欠我什么?”

    慧慧说:“大概是情债。你信么,冥冥中,我记得上辈子的事。上辈子你也是医生,医术冠绝四方,我是你的小丫头,帮你采药煎熬,然后我负了你,这一世轮到你来报我。”

    卢医生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,并在慧慧解释清楚他们之间是什么情债前,出了意外。意外是,慧慧发现了卢医生的经络漆人。

    卢医生负责的是消化科。听起来挺小的,然而这个科稍不注意就会死人,前些天就来了个被撑死的,还没来得及检查。

    一般人死了,尸体推进太平间,然后要么火化,要么捐给医学院做大体,要么就放着等人来认。所以太平间里总有很多尸体,新旧不一,不一定全是在医院里产生的,也有因为寒冬酷暑或者各种天灾人祸进来的。

    医院的医生都要值班,一个月差不多能轮一天,值班的医生们总能看到很多奇怪的事情,都市传说就是这样来的。

    卢医生也见过奇怪的事情,在他值班那天,被撑死那人的内脏不见了。

    当天晚上,卢医生在值班室打盹。医院的走廊静悄悄的,福尔马林的味道由远及近,慢慢渗透进每一间病房。

    太平间的灯关着,门牌上的字亮着,屋子里的监控也开着。

    监控中没有生人进出,黑乎乎的镜头中,尸体自己举刀,不断向自己身上砍。

    监控很黑,有人怀疑是外人弄虚做鬼,可弄这样的虚鬼到底有什么意思呢?谁也说不清楚,警方也说不清楚。

    卢医生听见了声响,再闯进去时,已经看见了满地的内脏。

    这是他值班期间发生的第三起了。

    尸体检查后一切完好,器官没掉,也没沾染毒品,进来时什么样子,发现时还是什么样子。

    卢医生受了刺激,回家养病。警方当然怀疑过他,可没有任何证据,也不存在任何逻辑上的漏洞。

    慧慧知道了事情,到卢医生家里安慰他。他们还没同居,卢医生说要保持新鲜,住在一起就不新了,鲜味一淡爱意也就没了。所以他的家和慧慧没有半点关系,就像他的朋友圈,也和慧慧没有半点关系。

    慧慧在卢医生家发现了那个经络漆人,它被放在书架上,很随意地靠着一本专业肿瘤养护手册,很容易被当成普通的摆件。

    慧慧是学考古的,她疑惑地靠近经络漆人,片刻后,表情凝重地转过头来盯着卢医生。

    “这东西是哪里来的?”

    卢医生一阵口干舌燥,他伸手想抱住慧慧,想用这种方式敷衍过去。

    慧慧后退了一步,声音更沉,眸色更暗,身体也更僵硬。

    “最近黑市上有人挂价卖扁鹊系的医书,竹简,一共六册四十二卷。”

    卢医生的胳膊放下来了。

    “最近船棺挖掘现场被人破坏,还没查清到底丢了什么东西。”

    她退一步,卢医生进一步,咫尺天涯,天涯咫尺。慧慧的声音颤抖起来,连同她的影像也在卢医生的眼里颤抖了起来。

    “这可是大罪,是要死的啊。”

    3

    越人又梦到了那个场景,这次他看得更清了些。看到高楼上那人的轮廓,被阳光紧紧包裹。

    他已经基本能断定这场景来自未来,扁鹊觉得自己在睡梦中得到了天喻。

    玉儿陪着他到了秦,他的医名远扬,现在鲜少有人叫他越人,他们以黄帝时的神医为名,叫他扁鹊。

    扁鹊修医书,六册四十二卷,写尽天下走兔飞鹰和善人恶疾。他每天回家很晚,走得很早,求他看病的人排到了下一个城门口。

    可他还是没能找到做经络漆人的柳木,他没办法完成心里终极的宏愿。

    到秦之前的那个晚上,扁鹊拉着玉儿喝酒。他击缶,玉儿跳舞,赤足在如水地面上旋转。

    后来扁鹊累了,玉儿回到他身边。扁鹊拉着她的手开口:“我要去秦国,他们有最强壮的马,最鲜美的牛奶,他们还有最好的文字和医术。”

    玉儿说好。

    “我要做最好的医生,治天下人不能治的病。”

    彼时他已经放弃了在赵治妇女,在周治老人的名声,接下来他要去秦国治小儿了。

    玉儿说好。

    “我要写医书,做大家,还要雕经络漆人。你知道吗,人的身体很玄妙,百十个穴位,五十来条经络纵贯,分工合作,让你头疼,让你欢愉,让你生老病死。”

    他说这话时眼睛里一闪一闪,若有汪洋肆意,灿若星辰。玉儿抓着他的手,他手背的皮肤微凉,像随时要飞走一样。

    扁鹊低头看着玉儿。

    “玉儿,你跟我去秦国吧。”

    玉儿说好。扁鹊一下笑了。

    “问你什么你都说好,你去过秦国吗,知道他们什么样吗?你不怕吗?”

    玉儿低头认真想了片刻,再次开口:“人人叫你扁鹊,可在我面前你永远是越人,击缶唱歌,通宵达旦地喝酒,喝酒必醉,醉了就嚷嚷胡话。在你救妈妈之前我就知道你,后来你救了妈妈,我就有借口跟着你,从此以后黄泉碧落。”

    扁鹊大笑起来:“小女子说胡话,你知道什么是黄泉,什么是碧落?”

    玉儿说:“我不知道,但我跟着你,你就是黄泉的开始,你就是碧落的尽头,我不负你。”

    扁鹊感动得无以复加,他紧紧搂着玉儿,想把对方融进身体。他们到了秦国。扁鹊开始埋头于治病救人和撰写医书。玉儿开始每日纺织、生火、做饭还有寻找木材。

    三年后,玉儿找到了木材,秦武王举鼎伤了腰,秦太医束手无策。

    武王找到了扁鹊,扁鹊正在生火熬药。武王的使者进门,许诺千金。扁鹊头不抬,手不挪,说:“让开,你踩着了我的火。”

    接着他扬眉,说:“我能治,但你要给我最好的宫漆,要千万年不腐不坏的那种。”

    使者将话带回宫里,武王疼得已失去神志,此刻即使要他宫中最好看的夫人,他也二话不说能舍出去,更何况扁鹊只要一盒宫漆。

    扁鹊进了宫,摒弃左右,拉上厚重的黑色帷幔,隔绝太医李氏咬牙切齿的声音,着手为武王治疗。

    一共十天,他把武王的经络一条条打通,骨头一根根接好。武王在他手里像鱼,像积木,重新拼装后获得新生。

    武王好了之后大宴天下。宴席上扁鹊喝了两口酒,没有醉。他带着那盒漆连夜出了宫,回到家里,把玉儿从床上拽起来,手里只拿了人偶的胚胎就往外跑。他怕极了,事到临头,什么偶人什么抱负都丢开了,太医李氏怨恨的眼睛倒比什么都清晰地钉在他的心上。

    唯一的念头是不能伤了玉儿。

    4

    卢医生想了一整夜,途中还蒙眬睡着了。一会儿梦到漫天的砂石,一会儿梦到带血的经络漆人。后来天亮时他醒过来,下定决心回到慧慧家。

    卢医生想起很多往事。才认识时,慧慧腰上带玉,嘴角含笑,美丽又沉静。他们相见不到三次,慧慧说卢医生就是她要找的人,她找了他很久。

    卢医生觉得太热情太主动的女人很好得手,也很容易厌弃。他不是大奸大恶的人,可对着慧慧,他就是有满腔满谷的怨恨和易怒的脾气。有时想想,自己真不是东西。有时想想,又怀疑是不是真像慧慧说的那样,他们上辈子的纠葛没断,活该这辈子补偿。

    无论如何,现在慧慧家门口没有警察,没有便衣,一切如常,应该没有人知道慧慧已经死了两天了。

    那天慧慧发现了他的经络漆人,也立刻明白了医院里的尸体是怎么回事。

    卢医生搭上了黑市倒卖文物的贩子,他们从工地偷了好东西,雇人把文物吞了,担保没事的是卢医生。吞小件的文物一是为了偷运,二是有个说道。所谓人肉养玉,养器,养精神。东西放进人肉里,存得久,拿出来更光鲜。等肉体死了,魂散了,就得快些取出来。

    取出来也是卢医生的活儿,他的药很好用,吃了不到五分钟就得找坑蹲着,不会拉死人,东西出来不带血丝。

    这次偷运的途中发生意外,那人胃袋胀裂而亡,尸体被运进太平间。

    文物贩子跟尸体一同在太平间待到晚上,一般人没有这种勇气,可挖坟盗墓的家伙们见惯了场面,从不知道忌讳。

    夜幕来临,监控器只能拍到模糊轮廓。贩子从布下用刀取出东西。

    经络漆人就是那时交到卢医生手里的。

    他一眼看出,这玩意儿比其他任何东西都值钱,经历千年的风霜雨雪,砂石泥土,这东西上的红漆一点没掉,反而在黑夜中烨烨生辉,明明是木质的,可摸一下透心冰凉。

    卢医生把一切都跟慧慧交代了。慧慧说她要想想,同时带走了经络漆人。卢医生知道她不会出卖自己,毕竟已经打过两个孩子了,沉没成本太大了。

    其实慧慧如果当时不说想想就好了。她说想想,就不是自己人,不是自己人,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。

    卢医生对这个度的把握非常严苛,甚至在心底里起了不明所以的嗔怒,就像时光遗留下的伤痕,一碰就疼,一疼就怒气横生。

    在慧慧离开一个小时候,卢医生乔装打扮,戴了鸭舌帽和口罩,跟着后脚到了她家。

    慧慧在家。

    卢医生巧妙地避开了监控,就像他在医院巧妙地避开监控一样。

    他掐死了慧慧,虎口感受脉搏从急速跳动到完全停止的整个过程,慧慧没有挣扎,指甲里没有留下卢医生的DNA。稍后卢医生擦去屋子里所有指纹,收走所有自己存在的证据,比如送给慧慧的耳环、手表还有项链。

    慧慧是个假装自己很浪漫的女人,卢医生记得两人在一起五周年时,慧慧在他手心里写字,要他猜是什么字。卢医生漫不经心说是爱,慧慧只笑,不说话,一脸的娇俏。

    看着那样的她,卢医生觉得兴味索然。

    他知道,其实慧慧写的是个“债”字,就像她说的,上辈子的债这辈子还。可卢医生还是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谁欠了谁。

    卢医生回到慧慧家中,翻找那个笔记本,而那个笔记本里的内容却让他彻底崩溃。(原题:《欠债还情》,作者:香无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 <公号: dudiangushi>,看更多精彩)
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标签|小黑屋|手机版|网站地图|百度地图|广告报价|意见反馈|关于我们|深圳论坛|论坛排行榜|长沙泽棱论坛  

      

    Copyright © 2008-2020 长沙泽棱论坛(http://www.zeleng.com/) 版权所有 Reserved.

    Powered by 坑凯社区 X3.1  信息产业部备案/经营许可证编号 蜀ICP备97575972号QQ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