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431|回复: 0

“把她的门拆了”不开门?那他就只好替她开了!她不甘示弱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7-14 14:2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白伊心情很烦躁!

无奈之下,她还是去拿过来接了通,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,电话那头就暴跳如雷的吼了过来:

“你是耳聋还是手残了?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?不知道电话响了吗?立马把手机给我送下来,5508!”

白伊听着电话里的怒吼,耳膜差点给震破了!应天爵你个暴君!

“这是应总你的手机,又不是我的,我敢随便乱接你的电话吗?”她有些忍不住怒的回了一句。

“你在跟我顶嘴?”应天爵怒问她。

“没没有啊,应总我先挂了,现在就给您送下去!”

白伊聪明的立马挂断了他的电话,再跟他说下去,不知道他又会蹦出什么难听的话了,搞不好连这份工作也会丢了。

拿着他的牛擦擦手机,她穿着拖鞋直接走楼梯下去了,反正也只是一层楼而已,等电梯花的时间还会更长些。

5508……靠,那不是正对着自己房间的楼下吗?

白伊心情很郁闷!

今天本来就晕晕乎乎的,在接二连三接触到这个坏脾气男人后,她只感觉头更晕了。

到了他房间门口,不敢太用力的敲了两下门,只听到里面传来有些暴怒的一声:

“门没锁!”

白伊听着那声音,颤了一下,某人肯定是很生气了!她吸了口气,定了下神才推开了门……

客厅的沙发上,正坐着一个穿着白色浴袍的男人,微敞的领口露出一片坚实的胸脯,此时的他,身上充满了一股邪肆魅惑之感,诱人至极!

看到那样的他,白伊微红着脸,慌忙的撇开了眼神。

他……他怎么不穿好衣服?

那么一副流氓相,他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吧?白伊站在门口,不太敢进他的房间。

“还杵在门口干什么?你觉得我会对你那种恶心又干瘪瘪的女人感兴趣吗?你想多了吧?拿进来!”应天爵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,冷哼着说道。

白伊听他说话,真的很有一种想掐死他的冲动!也不知道围绕在他身边工作的人,是怎么存活下来的?

太可怕了……

V8oCwWp4g0FdhCTc.jpg

真是庆幸跟他结婚的那一年,他对自己的是冷落!

白伊走了进去,他房间是典型的英伦风,极尽奢华,每一处小细节都十分的精致,面积也比楼上大了很多很多!

“应总,手机给您……”她将手机双手给他递了过去。

应天爵伸手接了过来,冷漠的看了她一眼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白伊吐出了一口气,还以为他会刁难自己呢,真是难得看到他会这么宽容!

她刚走到电视柜前,身后的男人打开手机,发现有些水渍渍的,突然出声叫住了她:

“等一下!!!”

本来就头晕脑胀的白伊,被他这突然一嗓子大叫,吓得腿一软不幸滑倒在了地上!

最关键的是,她滑一下没有关系,手却不小心蹭掉了装饰矮柜上放的一个青瓷花瓶……

“啪!!!”青瓷花瓶掉落在地上,碎成了好几瓣!

白伊看着碎在地上的花瓶,一脸的惶然无措,这个青花瓷一看就是个古董吧?多少钱?!

他应该不会让一个打工阶级的人赔偿吧?

应天爵看了一眼碎在地上的自己颇喜欢的花瓶,背靠在沙发上,两条修长的长腿极优雅的叠加在一起,双手环着胸,表情十分淡定的告诉她:

“那个花瓶……五百八十万,三年前拍买的。”

“……!”听到他的话,白伊顿时惊吓的张了张嘴巴,她捡一块碎片看了眼,好想将自己了结了算了!

么的,他没事把这么贵的东西放在门口干什么啊?

这不是等着别人去打碎吗?

“对不起……应总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白伊只能装可怜的望着他了,五百八十万,把她卖了也没有那个钱啊!

“你觉得你‘对不起’三个字值五百八十万吗?”应天爵冷目看着她问。

第9章 故意刁难

“可是,我现在卡里连五万八都没有……”白伊的脑袋到现在都还有些朦朦的。

她真的觉得自己要悲催死了,就下来送个手机而已,十分钟不到立马就变成背负巨债的负资产阶层人了!

在海外辛苦了两年,她的美好生活还没有生根发芽,就突然被一坨火把种子都给烧死了!

“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把你送去牢里?还是想让我打断你一双腿来赔偿?”应天爵有些故意刁难,总想撕开这个女人善伪装的外表,看看她到底隐瞒了自己什么?

他很清晰的记得,昨天见面时她看到自己那慌张害怕的样子!

“那先从我的工资里面扣行不行?每个月只要给我留一点生活费就好了……”

“扣你的工资?扣到你死能还完吗?你觉得我会同意你的这个建议?”应天爵冷笑问她。

“应总你不应该随便否定一个人,既然是我损坏了你的东西,就自然会赔偿,请给我一些时间行吗?我可以先给你写一张欠条!”

她现在又拿不出钱来,只能如此了。

这事如果放在其她女人身上,应天爵都不用想,就知道那些女人会用什么方式来偿还这个债了,而这个女人,她居然不会!

好吧,他倒要看看她怎么凑出这么多的钱来!

“十天,纸和笔在下面的抽屉里,自己拿!”说着,他脚踢了一下茶几下面的抽屉。

五百八十万,才给她十天的时间?

白伊有些气恼的看着他,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这个男人不像其他人那么好求情,跟他求情,只会让自己更失自尊而已。

她过去打开了他的抽屉,里面的东西摆放的很规整,很容易便拿出了一个笔记本和一只笔,跟他写下了一纸欠条。

应天爵的目光落在她倔强又坚强的脸上,心里的那抹熟悉感再出现在了她身上……

是她吗?

“你三年前在国外还是在国内?”他突然问她。

摄影大赛是他投资主办的,对于获奖人员的资料,他都瞄过一眼,记忆力很好的他,记得这个女人好像是在国外专修的摄影,而且还在一间颇有名气的大杂志社实习工作过。

白伊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么一句,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,她谨慎的对他回道,“在国外。”

他真的很没有将自己的前妻放在眼里过,就连一样的名字,都没有让他想起曾经自己的妻子也叫过白伊……

白伊淡笑,起身,将写好的欠条递给了他,“应总,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?”

应天爵听到她刚才的回答,眉头轻不可见的微皱了下,声音倏然有些冷漠的道:“走吧。”

白伊没再看他一眼,转身便离开了他的房间,轻轻关上了门,回了自己住的地方。

……

a2lEWJgpkkJnaEAO.jpg

晚上八点多了时,白伊才睡醒从床上爬了起来,她从美国飞了十多个小时,昨晚又喝了大半夜的酒,她是严重缺眠了,不过睡了一天后,现在好多了!

脸上的黑眼圈也消了下去。

一想起自己现在欠了应天爵五百八十万块钱,白伊的头都疼了,怎么糊里糊涂的就突然欠人家那么多钱了?

在床上找到了手机,给林嘉打了电话过去,约她出来陪自己逛超市,顺便看看她那里能不能借自己一些钱?

想搬家现在也搬不了了,五百八十万都还不起,哪里来的钱换房子?

林嘉答应出来了,两人约好就在附近的大超市见面,白伊去洗了个脸,很随意的穿了条牛仔短裤和一件白体恤便出门了。

她刚出了一楼大厅,没想到会在门外碰到了应天爵!

最显眼的是门外停了一长串的五辆黑色商务豪车,依稀可以看到里面坐了不少人,这阵仗堪比国家领导人出游了!

虽然好奇他要带这么多人去干什么,不过,她也不是一个太八卦的人,身为他的下属以及欠债人,白伊很识趣的学会了嘴巴甜:

“应总晚上好!”

应天爵看了她一眼,现在的她已经精神了很多,完全不像白天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他目光落在她那双极诱人的长腿上,嗤笑问:

“穿成这样去集资钱?以你这样干瘪瘪的身材有人愿意给你出那么多钱吗?”

第10章 笑的很勾人!

“有没有要试过才知道,也许就有人喜欢我这样干瘪瘪的身材呢?应总不好意思,我有事要先出去了,您早点休息!”

她不甘示弱的说完便绕过他,离开了这里。

应天爵被她的话气得咬了下牙,么的,她要是去搞那些不干净的钱来,自己还嫌脏呢!!!

坐在驾驶位上的池墨正惊讶白伊为什么也住在这里时,突然看到爵少上了车,恭敬的问他:

“爵少,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吗?唐先生刚才已经打电话在催了,对方老大已经到了。”

“让他先应付着!跟上那个女人,看看她去哪里!”应天爵很恼火的踢了一下车。

池墨不敢再多说,只好开着车向白伊追了上去……不过,人家是用两条腿走的,他们这四个轮子的怎么跟啊?!

最搞笑的是,后面的五辆大商务车也跟他们一个速度,靠着路边走得比蜗牛爬还慢!路上的行人全都向他们看了过来!

应天爵看着走在前面路上的白伊,黑沉着脸冷哼了一声:都能靠身体去赚钱了,还舍不得坐一辆出租车?

白伊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长排豪车跟着自己,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过,应天爵会做出这么无聊的事来!

超市离小区并不是很远,她只走了十多二十分钟便到了广场,没想到的是,林嘉的哥哥居然也来了……

“白伊,你怎么这么慢啊,我们比你远都等你半天了!”林嘉说着便和哥哥林苏北向她走了过去。

白伊看着几年不见的林苏北,对他点头笑了一下,以前上中学的时候自己经常去林嘉家玩,所以经常看到他。

“这么几年不见,小白伊都长得这么亭亭玉立了!”林苏北看着她,像她小时候般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发,他眼神里飘过一丝宠溺,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。

从林嘉带她回家,见到她的第一面,他觉得那个懂事又文静温婉的女孩好像个天使,她是那么的安静,那么的恬淡,看到她就想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的感觉。

在知道她的身世与在家中的境地后,他的心里升起了深深的同情与怜惜。

“苏北哥才越长越帅气有男人味了!以后哪个女孩子嫁给你才是福气呢!”

白伊看着他,有些不好意思的浅浅笑着,他真的就像自己亲哥哥一样,给人的感觉好温暖!

林苏北看着她的笑,不自觉的便被吸引了,她的笑,就像矿泉水一样,淡淡的味道,淡淡的颜色,清甜淡雅又韵味十足。

路边的一辆黑色劳斯莱斯里,应天爵没想到她来的只是广场而已。

他看着广场上那两人眉来眼去的,不自觉的就冷哼出了声,臭女人还真是会勾引人!

她勾引的那个男人应天爵算认识,是林氏医药集团下一任的接班人,现在是g市最大医院的主任医师,没想到那女人会这么不简单,居然还认识这样的人?

池墨小心翼翼的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爵少,彻底风中凌乱了……他为什么会对那位小姐如此特别?

“走了!”应天爵收回了眼神,骤然冷声甩出两个字。

哼,十天凑不出来钱,看她还能不能笑的那么勾人!!!

图片来源于网络,想看续文欢迎留言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标签|小黑屋|手机版|网站地图|百度地图|广告报价|意见反馈|关于我们|深圳论坛|论坛排行榜|长沙泽棱论坛  

  

Copyright © 2008-2020 长沙泽棱论坛(http://www.zeleng.com/) 版权所有 Reserved.

Powered by 坑凯社区 X3.4  信息产业部备案/经营许可证编号 蜀ICP备97575972号QQ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