泽棱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805|回复: 0

执着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5-11 09:4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执着是一根根站在一起却坚硬又孤单的苇子,摇摆着苇梢好像否定秋水长天,不可以那么无情地冷下去。
不冷又能怎样?
把昨天一切都悬挂起来,不想再仔细端详,一改往日每天的注视。

翠色变成苍苍,又逐渐暗黑起来,有多少心事被死死封在大雪之前,好像之后也再难靠近,是一回回残忍阻断了牵惹,让本可以熊熊的大火,只打了个旋儿罢了。

不怪得风一声高过一声的讥笑,它们是有理由和足够自信去讥笑的。并且把围观痛苦当成一种责任,一种神圣。

执着的颜色总那么深,那么暗,好像老态龙钟不久人世。可是深夜的执念是猫儿的眼睛,熠熠发光。
抽着鞭子阻挠,污水劈头浇下试图看见低下的头颅,却失望了,头颅越来越高。

那就用刀切割,形成伤口,痛楚和血流总会叫人那么愉悦万分,这才解恨,如果能跺上一脚就更快意了。谁叫出类拔萃使人相形见绌?见绌促使升级。

那伤口开始溃烂,直接的后果就是一个庞然大物轰然倒地。

执着的孢子失去寄生的能力了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网站地图|百度地图|意见反馈|泽棱论坛 ( 蜀ICP备97575972号 )

GMT+8, 2020-2-24 23:24 , Processed in 0.018974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